2016年4月9日 星期六

什麼是Anada Mandala?


Q:什麼是Anada Mandala?
這是一個古老的靜心方式,在台灣有許多人們接觸到Anada Mandala 又稱喜悅曼陀羅,是因為合一大學之故,而我亦借用了其音樂檔作為教學用,使我們方便和其他一樣練習此法的團體連結。然而這個靜心方式卻不是源自於合一,是更古老的傳承,源出於吠陀經,傳承自阿育吠陀瑜珈系統,是一個以觀息的方式進入內在轉化的殊勝系統
自古代代密傳,直到新時代各家老師們廣大普傳,這或許是因為我們處於集體開悟的時代之故。
若有伙伴接觸到這個靜心方式卻從未聽聞過合一,又或你所接觸的系統是他人從未聽聞過的系統,請不用過度吃驚。
本世紀所有名揚世界的東方系統,都必需要漂洋過海到了西方,變成英文之後流行於西方,才能夠成為寶貝的再流行回到東方。瑜伽Yoga 即是最經典的例子。有一個愛美的女性聽過Yoga,卻不是她們所以為的那樣。
瑜珈,並不只是為了健身或減肥的運動,其根本精要 ──【心的修煉】── 這個連貫一切正法的唯一修煉。
在過去,許多瑜珈大師們來到中國將其法門應時應地的傳給當代的有緣人們。我們出生在這個集體開悟的時代,是我們的福報,許多古老的傳承都不再秘傳而普傳。若讓我們遇上了,我們應當珍惜、善用,並勤佳練習。不過值得注意的是,我們千萬別迷失在追尋名師和流行裡,而偏離了中心和忘卻了根本心要。
除了Anada Mandala,合一大學創始人:阿瑪和巴關,將大量的古老傳承藉由他們慈悲的力量廣大推行於東西方世界。早期,接觸合一的人們多數為西方人,而阿瑪巴關也令其學生製作了許多西方人容易親近的方式 ── 簡化和音樂。也因此我們使用的這個音檔是數著英文1和2,以及簡單的指引,藉此提醒初學者方法。即便如此,Anada Mandala以及許多的傳承卻不是一開始就不設限的大量普傳,阿瑪巴關慈悲地觀注著人類意識的覺醒程度,慢慢的依次第開放。
星盟學院創始人竹君老師感到這個靜心方式之殊勝,因而在台灣,合一大學未開放普傳前,她已經帶領大眾練習這個靜心法行之有年。我在共修課程裡置入這個靜心法,原初設計也是為了能夠接軌星盟的共修和星際排列課程,但不設限在地的適性發展。
現在,有許多人在練習這個觀息法時,著重於釋放情緒,然而這個靜心雖然能夠帶出這樣的效果,目的卻不僅為了釋放情緒,亦不是為了打通經絡、活化脈輪、或是啟動亢達里尼,而是持繼的修習直到入達「三摩地」。而這是所有瑜珈行者都為達到此境界而做的各種修練。
如今這個靜心法已經是一個普傳的法門,你可以輕易的在網路上搜尋到許多關於此法的合一大學版本教學,不過,我仍傾向於建議若是初學者,還是就近的找一位你能夠信任的老師跟著修學比較實際。
Murra 竹心

Murra 隨想:20160409


偶爾美玉姊會在共修結束後問:那⋯⋯竹心你的心得是什麼?
實話講,當如此被問及時我總是答不上來,並不是自認我是課程帶領人不需要作分享,而是千言萬語很難在一時半刻中突然轉譯成三兩句話就了結。
“穿越時空遇見你自己”是第一次,以 Murra 竹心的身份在演藝廳帶課程時,上師給的課程名稱,在其中有著來自上師的傳承和教導。
當第一次確認這個名字時,自己都覺得好笑,心裡OS 是⋯⋯少女的情愛小說名字嗎?需要這樣夢幻哦?不過隨即想反正跟催眠回溯很相關,我反正現在(當時)也算是催眠師,就這樣吧~ 
没意識到這個名稱就是這個傳承,不會隨著不同課程而更動其名。
雖然,開始的時候,我努力的開發系列課程,以滋證明我可以獨立作業。隨著點滴的成長和整合,回頭再重新審視,一路上,我從來没有獨自一人在經驗這個課程,不論是上師指定的:因應能量的直接傳訊課程、亦或是我再熟悉不過的已經帶過許多次的課程,比如:共修⋯⋯,我從來都只是一個存在的管道。在授課時,我雖然以著老師的角色坐在那個位置上,而老師卻從來不是我,我只是那個管道並且是地地道道的學生。當其他學生們都走後,留下我一人,我仍繼續以著學生的角色在學習著 “穿越時空遇見你自己”。
人們總問我,你能帶給我什麼?納辛( Not thing)。上了你的課我就能遇見真實的自己了嗎?耨 (NO)。那我上你的課,幹嘛?你從來不是來上我的課而是你自己的課。
我的工作只在於:作為上師的管道,高唱~「穿越時空遇見你自己」吧~穿梭、超越:時間以及空間和你自己相遇吧。然而,你要穿越哪些時空、和哪些自己相遇、並如何整合使自己成為更廣大、或廣大到什麼程度的自己,卻從來不是我的工作更不是責任。
這些日子以來,有人在相遇後的幾年給我寫信:感恩和我的相遇並分享他的成長,而這些回饋卻正好是我當時需要的支持,好讓我能夠堅定的繼續往前踏出步伐。卻也有人跟我說:我從來有利益到他即便一丁點都有,上我的課只是支持我,他從不需要來上我的課;當然也有人跟我說他有多麼討厭我的自以為是或是我的任何論述、發言,甚至聽到我的聲音就討厭想吐、更別說是我的嘴臉,而那也正好是我需要的滅高拔火焰的一盆冷水或冰水,儘管我可能因此而重創好一陣子,捲曲在黑暗深淵不願再前進分毫,或氣若游絲的以為自己會因此而斷氣,卻是如此平衡的讓我繼續在中道上前進,不至於過度我慢亦或過度缺乏自信。
每次的課程,坐在那個稱之為老師的位置上,我和你相遇~ 並激活作為管道的基因和元素。我從你那兒~你的故事裡,經驗了更大的自己:男的、女的、年長的、年幼的、悲傷的、喜悅的、憤怒的、不合理的、滿足的、神奇的、神秘的、勇敢的、懷疑的、理性的、智性的、感性的、想像的、單一的、多元的、慈悲的、嫉妒的、傲慢的、謙卑的、自私的、助人的、超然的、無助的、自信的、自卑的⋯⋯。
曾經,我總自問:「要將人們帶到哪裡去?」,也總是透過你的嘴來反問,要將你帶向何方?哪兒也不去!你從來不是你,是我啊~
以著不同容顏出現在我面前的你,給我的教導是如此地精深浩瀚,讓我以著今生的面貌經驗著自己多次元的廣大面相。儘管在多生累劫中,我亦曾經驗過許多的人生、人身、生命面相⋯⋯,卻只有你來到我面前時,我才能夠以今生的容顏體驗如此豐富地多樣性的面貌。
哪兒也不去啊~ 在這裡,透過你~廣大的我⋯⋯展現那個似我非我的更大面相,從「我」變成「我們」。
成長或許並不總是愉悅、舒適的,但終將,我們會在恩典中被榮耀!
親愛的~ 讓我們:穿越時空遇見自己吧~
Murra 竹心

2016年2月24日 星期三

讀書會:個人與群體事件的本質


實相、架構、本質⋯⋯你知道⋯⋯
我們每一個人以思想與情感的無形能量,促使一件又一件的群體事件在現實的生活中發生?

你想過⋯⋯
影響成千上萬人的天災人禍,地震、傳染病大流行、核能電廠輻射線外洩⋯⋯没有一件是偶然發生的?這些群體事件的當事者,並不是意外地被捲入,而是在深層意識上都参與了一腳並整體地形成了共同的命運?

【個人與群體事件的本質】深入淺出的指出了以上事件「幕後」運作的信念和理由,透過與這個充滿善意和巨爻能量的「內在溝通網路」我們能夠以有力的行動,為自己、也為群體大眾創造更美好的世界。

3/9 我將在星際驛站開始這本書,如果你也有興趣,邀請你~每月雙週三,一起來探索個人與群體事件的本質。

日期:2016.03.09 (三)
時間:1330~1600
對象:喜歡讀書的人、不喜歡讀書的人
版本:版本不設限,新舊紙本或電子檔,看尬意就好
形式:每月雙週三。靜心、課文內容研討、生活分享
地點:星際驛站 (花蓮。林氏佛堂)
費用:隨喜
報名:請以LINE簡訊報名
帶領人:MURRA 竹心

**歡迎帶素食小點與大家分享**
**首次参加,請LINE報名確認最新上課時間異動**
**LINE ID:murrajusean**



2015年11月29日 星期日

黎明的帶來者~3

〖你們的神是誰〗

在神性的觀念上,有很多誤解。宇宙中充滿了智慧存有,隨著時間他們進化出各種能力和功能,創造性地表達自我。創造力的重要性排在存在和意識覺知之後,創造有多種形式。
你們的神是誰

但是億萬年前,地球還只是那些偉大存有頭腦中的一個想法,他們想要創造新的存在形式。這些存有中許多影響了這個宇宙的造物,你們把他們稱為神God。實際上,他們是星際的光——承載了從源頭造物主遠遠放出的能量。我們的措詞中很少用大寫G的神。如果我們用它,我們指的是我們所知的源頭造物主。源頭造物主,通過自身愛的內爆,賦予萬物以意識。萬物都是源頭造物主,走在源頭造物主的旅程上。

我們視自己為源頭造物主的延伸——一直收集資訊,進行冒險,做任何有趣和挑戰性的事,以便滋養源頭造物主。當我們通過計畫與努力滋養源頭造物主時,我們貢獻給它更大的能量以創造新事物。

我們從未與源頭造物主有過親密接觸。甚至我們中那些最宏偉的光振動存有們,也沒有能力在當前進化階段接近源頭造物主。我們還沒有足夠準備好來處理源頭造物主散發的強大能量。我們希望,在進化的某些時刻,可以一瞥或與源頭造物主短暫融合。我們知道這是可能的,因此,這是我們為之而奮鬥的目標。

意識和容納資訊能力的進化,使一個人能夠接近源頭造物主。地球上有許多人已經感覺到他們與神God融合。他們也許與當時最適合他們振動的源頭造物主的一部份融合了。源頭造物主全部振動將在瞬間摧毀身體載具,因為不能容納如此多的資訊。那些代表“神”(God)的存在,只不過是源頭造物主的一個微小片段。

甚至源頭造物主只是更大某物的片段。源頭造物主總是發現他是另一個造物之子,這是一個連續的自我發現和自我覺察的過程。請記住,萬物皆有意識,並且意識永遠不會被發明,意識只是“如是存在”。意識是知曉,而你的知曉就是最接近源頭造物主的地方。當你信賴所知,你就正在啟動你內在的神(God)。

在這個時代,一個偉大的覺察來到地球,關於世界真正有多大,關於在這場遊戲裏誰是誰:不僅在世界的遊戲裏,而且在宇宙的大遊戲裏。

就如地球上有一些你可能不知道的體系或結構,在宇宙中也有體系和結構。你們可以生活在某個區域裏並不知道任何體系的存在。你們開墾土地,上交賦稅,決定不投票,察覺不到任何官僚政治結構。同樣,地球也未察覺宇宙中運作的那些官僚政治結構。

重要的是要理解,官僚或者體系是存在的,這些組織有不同的時間體驗。正如你們知道的,有些人並不活在時間結構裏。你們的一年對他人而言也許不到一天。如果你們真正理解這一點,你們就能明白為什麼地球在最近的數千年似乎是被遺棄了。現在,活動正如泡沫般,再次從天空沸騰。將有大量新知識插入你們的範式和信仰系統。這個星球將有一次文化衝擊——一個大驚喜。

你們在這個時代來到這裏有一個目的:重組人類物種的造物眾神正在回來。他們中有些已經在這裏了。這個星球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拜訪,通過各種實驗,有許多不同的人類形式播種於此。有許多影響因素創造了地球歷史進程。在這個星球上有文明存在了幾百萬年,來來去去,不留痕跡。這些文明,每一個都受到過你們所謂神(God)的影響。

你們的歷史受到過許多你們稱為神God的光存有的影響。在《聖經》裏,這些存有被共同描繪成一個存有,當然他們根本不是一個,而是一個強大的聯合體,星際光能量。從我們的觀點來看,他們確實是令人敬畏的能量,很容易理解為什麼他們被頌揚和崇拜。

地球上沒有任何文獻描述,讓你們真正瞭解這些存有。通過從事創造、意識、能量的工作,所有的神gods都是來學習和提高自身發展的。其中一些成功掌握了自己的課程,而一些則犯下毀滅性錯誤。

從遠古時期這些被稱為神的是誰?他們是能夠移動實相和命令自然界神靈服從他們意志的存有。人類傳統上稱為神God的存有,他們能做人類所不能的事情。

這些存有通過古老的文化傳承下來,描繪為有翼的生物和光球。世界充滿了提示,線索,和史前器物,顯示你們的神是誰。然而,想操縱人類的存有虛構了自己的故事,創造一個範式來控制你們。告訴你們這是真正的神,並且教導你們崇拜、服從、並且仰慕他們。現在這一範式面臨巨大轉變。真相即將呈現,它將完全改變你們思考世界的方式。對不願意看到的人來說,這是一個災難。衝擊的迴響將回蕩於世界各地。

曾經統治這個星球的造物眾神有能力形成肉體,雖然他們主要呆在其他次元。當他們製造情緒創傷滋養自己時,他們讓地球保持在某種特定振動頻率中。一些存有尊重生命高於一切,也有一些存有不尊重生命,也不理解他們與生命的聯繫。

意識餵養意識。對你們來說理解這個概念有點困難,因為你們用食物餵養自己。而一些存有的食物是意識。所有食物都在其發展中,於某種程度上包含了意識,無論你們油炸,水煮,或者從花園挖掘食物;你們吸收它們以得到滋養。你們的情緒是別人的食物。當你們被控制以產生混亂和狂躁,你們就在創造一種頻率,維持那些存有的生存,因為這就是滋養他們的方式。

有些存有以愛的振動為生,這個團體願意在這顆星球上重建愛的食物。他們願意把這個宇宙扭轉到愛的頻率上來,這樣它就有機會走出去到其他世界播種。

你們是光的叛逆者,並且你們已經同意回到地球上來。你是負有使命的。你們進入肉體並掌管它們,你們意願,通過靈性身份的能量,來改變身體。你們仔細選擇那些最能提供優勢的遺傳路線。你們各自選擇了光之家族成員所遵循的遺傳歷史。

當人類存有存在於他們的合法領域,並能理解許多實相,他們就具有成為多次元的能力,成為與神平等的存有。你們正在開始喚醒自己內在的這一身份。

眾神侵奪了這個實相。就像在你們的時間中,公司侵奪者們因養老基金非常豐厚而接管生意一樣,同樣在地球上資金豐厚的時候,侵奪的神出現了。為了讓你們相信他們是大寫G的神,他們重組了你們的基因。

從那時起,光之家族被驅離地球,與無知相行的黑暗團隊到來了。你的身體攜帶了一種恐懼和記憶,有關爭取那被眾神從你身上取走的知識。做這件事的神是偉大的太空生物。他們可以進行多種操控,並且以多種方式與實相一同運作。無知的人類,開始稱這些太空生物為大寫G的神。

真正大寫G的神,從來沒有作為一個實體拜訪過地球。大寫G的神在萬物當中。你們只接觸過小寫g的神,他們想被崇拜並迷惑你,他們把地球看作一塊領地,一塊他們擁有的、在自由意志宇宙中銀河邊緣的地方。

在侵奪之前,你們有驚人的能力。人類最初起源的樣本被給予了不可思議的資訊,是多次元互連的,並且可以做許多事情。當那些造物眾神侵奪時,他們發現本土物種知道的太多了。本土物種的能力,與那些正在冒充神(God)的存有一樣多。

於是進行一種生物操縱,造成了很多破壞。有一些物種的實驗版本被帶上地球,最初的生命資訊庫被分散了,但並沒有遭到破壞。曾經,你們的DNA是完整無缺的。它像一個美麗的圖書館,所有資料都被編排目錄以供參考,你們可以立刻找到你們要找的一切。當生物起源被改造並發生資料阻斷的時候,就像有人隱藏目錄系統,並把所有書從書架上撤下來,雜亂無序地堆積在門口。這就是很久以前侵奪者們如何分散和打亂你們的DNA。

現在我們告訴你們一個故事;對於這個來說有一個確切的故事。我們不是對你們邏輯頭腦說話,而是對你們的記憶庫,以便你們回憶起曾經參與其中的。這樣,你們會開始理解發生了什麼,以及在這個過程中你們是誰。

這些造物眾神開始改變人體內的DNA——它本是智慧、藍圖和密碼。如果密碼沒有地方施展,它就不能啟動、表達自己,從而進入存在。如果你們被鎖在一個狹小的房間並且沒有任何成長空間,就不可能表達自己。這最後的幾千年,你們的密碼被迫安進了一個非常有限的DNA裏。

所有遺傳信息都分散了;毫無秩序,但卻留在了細胞裏。唯一保留的資訊,並保持你們運轉的是雙螺旋。沿著雙螺旋線的許多生命資料庫被關閉,所以你只能運行很少的生命資訊。你們很容易被冒充的神所操縱和控制。

某些實體獲取現存的物種(原本是一個輝煌的物種),按他們自己的用途和需要重組了它。他們擾亂了人類存有內部的資訊頻率,改動了DNA變成雙螺旋,使你們陷在無知裏。你們可以達到的頻率被關掉,所以你們無法調節收音機旋鈕。

目前地球上最激動人心的事件之一,就是重排或重組你們的DNA。宇宙射線正來到地球,帶來改變,同時重組也在身體內部發生。分散的、保存著歷史和生命圖書館的覺察的生命資訊正在重新排列。

DNA正在進化。組成光編碼絲的新螺旋(或股)正在重塑。來自源頭造物主的電磁能量,正將分散的生命資訊在你體內彙集起來。我們在這兒觀察在你們之內的過程,幫助你們,同時也進化我們自己。

當這個重塑或重排完成,你們將創造一個更先進的神經系統,允許更多資料進入意識。你們將喚醒許多休眠的腦細胞,你們將會使用完整的身體,而不只是一小部分。

地球上的每個地方都被這個改變、這個覺察所影響。你們中的光之守護者(Guardians of Light),那些希望完全改變當前實相,並帶來不同選項的人,正在錨定這個頻率。如果頻率沒有被錨定和理解,就會形成混亂。它將會創造混亂。這就是為什麼你們讓自己接地(或落地ground)。

運用適當時,混亂會引發一個重組狀態。時間正在崩潰,能量越來越強。你們來這裏首先使用那些能量。當你們牽引能量進入體內,就會創造出相應的意識通道,從而能夠幫助他人,以便他們不再走你走過的彎路。

許多人毫無準備就突然開始感覺這個能量。你們正在牽引光(資料和資訊)來到地球,當你們這樣做的時候,哪怕一言不發,你們也在為意識創造新的通道以供探索。

新的意識通道創造新的實相、新的選擇和新的生存方式。因此你們社會的崩潰是不可避免的:它無法持有光;它無法持有多次元可能性;它限制你們,並且你們已經厭倦了它。

造物眾神是太空存有,在太空中有自己的家園。他們同樣在進化。有一些人意欲把他們開除出“造物眾神俱樂部”,因為覺得他們不尊重自己創造的生命。在大約30萬年前的接管發生之前,有許多最初的團隊在這裏工作,帶來資訊,創造了這個用於連接各星系的巨大資訊中心。然後在造物眾神之間發生了一場大戰,那些太空存有(他們的故事仍保存在某些古老手稿裏)獲得勝利。他們來到這裏,因為他們出於自己的原因,想佔有這個地方。在源頭造物主的這個宇宙裏,一切都被容許。因為一切都被容許,所以有許多課程可學。

這些造物眾神聯姻與融合他們的家族,就像歐洲大陸不同的王室聯姻與融合他們的王國那樣。這些造物眾神進行融合,想看看能創造什麼。記住,他們瞭解遺傳學,通過顯化和使用生命力以及理解生命力如何工作,一切得以創造。這個計畫如此龐大,超越了你們當前的理解力。

這些來到地球並分裂地球最初計畫的存有是誰?我們偶爾稱為“黑衣人”的這些太空存有是誰?當你們談到黑暗力量的時候,要仁慈。不要將他們當作壞蛋。只是理解他們是無明(uninformed)的,他們創造無明系統,因為他們相信自己必須如此運作。他們一度抗爭並且將自己與知識分離,因此他們拼命抓住現存的知識和進化出的生命。它是基於恐懼的生命,不尊重其他生命的生命,利用其他生命的生命。這些存有們是誰?他們是爬蟲人。

這些太空存有部分像人,部分像爬蟲。我們叫他們“莉齊”(Lizzies),因為我們想讓事情感性一點,幽默一點,以便你們不會太過嚴肅,從而造成不適。我們不是在這裏嚇唬你——我們是在這裏告知你們。你從內在知道這一切,當你們開始開啟你們是誰的歷史,一些人將開始取得爬蟲人的記憶。如果你以為自己永遠化身為人,那絕對是錯覺。你們以化身來體驗造物,收集有關造物資訊,獲得整體理解。你們當然不會只有一次體驗。如果一生都在同一餐廳吃飯並說,“我對食物無所不知。”這是愚昧的。擴展你們的邊界,認識到你們要經歷許多事情。所有生命都有閃耀之處。

造物眾神具有多種形式,並且不全都是“莉齊”。有些造物眾神像昆蟲。我們昴宿星人與像鳥和爬蟲人的造物眾神都有聯繫。有些存有來自太空,在不同文明中與鳥類能量協作。在埃及、南美和北美的遠古繪畫中,你們將看見鳥類和爬行類的符號。在某一時刻,鳥類和爬行類合作,在另一時刻他們互相戰鬥。當你們瞭解更多的時候,故事就會擴大。你們將開始回憶起你們的歷史。

造物眾神與你們密切聯繫。當你們決定成為父母,你們同意從孩子那裏學習,為他們的幸福安康負責,教導他們為自己負責。造物眾神也是一樣。通過觀察你們成長,他們學習生命,學習他們所創造的,或者說,學習如何當好父母。

一些造物眾神創造生命,只是要照顧他們自己或者滿足自己的需要。他們以你們的情緒為食。人類被隱瞞的秘密之一就是,伴隨著情緒有著極大的豐饒和財富。你被引離情緒探索,因為通過情緒你可以明白很多事。情緒連接著你與靈性體。而靈性體是非物質的,存在於多次元領域。

頻率調製範圍現在已經改變,從外界來的能量正在改變這個行星。這些能量與你們立下契約。他們不能從外部改變地球——必須從內部改變。這些能量只是引導創造性宇宙射線穿透你的身體,創造你體內進化的飛躍。一旦你能合理應用情緒,並控制自己的頻率,就能夠傳播這些射線。然後,你們將不會餵養這個存在層面的恐懼頻率。

隨著地球上恐懼頻率的減弱,將會有許多活動想要增加恐懼,因為以恐懼為生的存有正在喪失給養和食物。在變成以愛為食之前,他們將試圖恢復(恐懼)頻率。“莉齊”已經在地球上放置裝置,傳播與放大情緒混亂。混亂傳送給他們,而在某種程度上維持他們。

為了進入一個行星,必須有一個入口或路徑。你可以在太空中飛行,比如木星,但是如果沒有找到允許進入的行星時間框架入口,你就會在看起來荒無人煙和沒有生命的地方著陸。“入口”是能夠進入有生命存在的行星次元。“入口”通向時間隧道並作為多次元體驗地帶。

在地球上已經有容許不同物種、造物眾神進入的各種入口。正在經歷爭奪的一個龐大入口在中東。如果你回想地球歷史,就會認識到那個入口引入了多少宗教和文明的戲劇。它是一個龐大的入口——半徑為數千英里左右。這就是為什麼中東那麼動盪。“莉齊”就使用那個入口。

在某種程度上,“莉齊”已經控制了它。他們利用這個區域創造地下基地和洞穴。兩河流域的美索不達米亞古文明,是某個外來文明的太空殖民地。科威特位於這領域的口部。這個入口與控制人口以服務其他存有相關。

“莉齊”人也有善有惡。為什麼我們要告訴你們這一切?為什麼你們需要知道?因為你們需要瞭解,“莉齊”實相也正在回歸,並與你們的次元融合。你們意識進化飛躍的一部分,不單是進入愛與光和每日吃奶油聖代。你們必須領會實相是多麼複雜,有多少不同的實相形式,而這些實相又怎樣都是你。你們必須與它們和平相處,與其融合,創造靈魂積聚的內爆。這樣,你們就能返回到源頭造物主。

你將會面臨許多機遇,評判許多事物,給它們貼上不好的標籤。但是,當你評判和貼標籤的時候,將體驗和感受不到新的實相。始終須要記住,這是一個自由意志區域,並有一個神聖計畫,且這將是最後的計畫,最後一張牌。你們必須牢記,這最後的牌是一付王牌。

地球上的戲劇性質相當有趣。無論何時現有系統發生頻率調製,就會釋放出一種磁力——這種磁力吸引那些與系統密切相關的每種能量都回歸系統,以便它們能成為繼續進化過程的一部分。你們正在吸引你們曾經經歷的一切,以便能感覺需要感覺的一切。

因為神聖計畫,遠古造物眾神被吸引回到這裏。他們必須參與其中並且明白,他們的頻率即將改變。他們正在抗拒,就像許多人類在抗拒一樣。但是,他們創造自己的實相。最後的30萬年這些造物眾神忘記了是誰創造的他們!他們遺忘了自己的神。

作為光之家族的成員,你們沒有忘記。你們的任務是理解:將理解和瞭解拉到地球上來,以穩定能量,並產生創造的力量。光在地球上被低估了,而造物眾神也低估了你們。甚至在他們自己的光芒裏,他們也有盲點。他們是如此執迷於力量,以致他們互相戰鬥。

造物眾神放棄自己的一部分並閒置,執迷於自己的設計。你與這些存有相連,因為你是他們的延伸或可操作部分。你們在這裏不是僅僅從外部也從內部影響實相。你們要回憶起的就是這個。

造物眾神回來再次侵奪你們,是因為他們不想挨餓。他們知道你們正在進行“系統破壞”,所以他們需要製造更大的恐懼和混亂,從而再一次佔領這塊土地。食物來源對他們非常重要。他們正失去地球的控制權,所以他們返回中東的主要入口,在那裏,他們的巢穴隱匿在地下,繼續製造恐懼和混亂。

最初計畫者希望將頻率相關的自由選擇權帶回地球。而在進化的最後階段掌管這裏的造物眾神,使用並且不容許頻率調製的自由選擇。通過你能想像的各種方式,他們給予你們實相的錯誤畫面,侵奪你們的精神能量。我們不能說這些神是壞的。我們只是告知你所發生的事,以及你是如何無辜捲入其中的。你們不瞭解,這些情況是故意設置讓你們以某種特定方式思考或感覺,從而產生某種意識的振動。

我們也玩相同的遊戲。如果你回顧我們所做的一切,我們沒有特意為你們設立一個頻率調製計畫嗎?我們沒有誘騙、說服你相信自由意志,以便你們選擇以某一頻率振動嗎?我們做著建設者們做的同樣事情。

你們所有人,最好,拋棄你們舊有的聖誕老人的形象。如同你們發現復活節島、聖誕老人與牙齒仙女的真相一樣,你們會發現被崇拜為神的這些能量周圍,包裹著一種掩飾、一個故事、一個偶像化版本。

地球上的主導能量,按照它的意志吮吸你們的信仰系統,它引導不可思議的能量向外流動——那是活生生的能量。你們被告知你們全部的想法構成一個世界:他們是真實的――他們就在某個地方。現在,有55億的人正在思考。那是存在於地球上的大量活的能量。那能量中的主導感覺是什麼,這個能量可以被說服或強迫去展示什麼?

我們不是在這裏說誰對誰錯,或層級體系裏誰又是誰。我們只想粉碎你們的幻想,戳破你們信念的氣泡。我們不想說它是錯的,我們只是建議你們思考的範圍更大一些。

當越來越多的人不再按照這個計畫振動時,感覺一下這個主導能量內所產生的明顯失落。想想看,當你們克服了頻率調製或頑固的邏輯頭腦,或者當你們,完美無缺地作為一個頻率保持者屹立人群的時候,你們可以做什麼。要記得,頻率的身份特性,是你們身體、心智、情感和靈性體以電子脈衝的方式播送的頻率總和。每次,當你們收回那被竊取的,並以自己的意願培養它時,你們就改變了地球的振動。(譯注:你的情緒和思想被集體信念控制和影響,不由自主產生一些負面頻率被“吸取”,成為食物。當你能脫離集體意識的控制,就成長為掌握自己頻率的人,能隨意控制自己的頻率。)

作為系統破壞者,這是你們極其精通的事情之一。我們並非要質疑或低估目前你們的工具,我們只是想你們革新舊工具。一些人崇拜和忠於早已無用的信仰系統,正如將來,你們也會超越現在我們帶你進入的這些步驟一樣。另一個能量會說,“好吧,在昴宿星人向你們展示的時候,這很好。他們引導你們到了這裏或那裏。但是,讓我們把你們帶到更遠一點。”進化不會停止,因為沒有任何給予地球的東西能代表最終真相。

當你們想起自己爬蟲人的過去時,會發現男權歷史上許多有影響的人物,都是爬蟲家族的一部分。就像人類有好有壞一樣,爬蟲人也是如此。他們不過像你們一樣,是源頭造物主的一部分,他們的容貌和生理並不重要。遺傳大師可以擁有許多不同形態。很能理解,與一個被隔離的物種合作的困難之一,是伴隨著真相的完全揭露而產生的衝擊。

有許多其他的造物神,只有一部分具有人類的形態。目前,對爬蟲類最大的不安和不適是因為,對於你們來說,他們太怪異了。

我們想要擴展你們對於眾神的認識,因為他們即將重返地球。這就是為什麼地球上正經歷著巨大的混亂。當你們學著持有來自創造性的宇宙射線頻率,你們就將準備好和眾神會面。正如我們已說過的,他們中的一些已經在這兒了。他們在街道上行走,參與你們的學術團體,政府,和工作場所。他們是來觀察的,也來引導能量。一些來提供偉大的幫助,而一些在這裏學習與進化。還有一些並未持有最高意圖。

你們必須懂得如何辨別外星能量。這是一個自由意志宇宙,允許所有生命形式。如果一種能量試圖恐嚇、操縱、或控制你們,它不是一種對你最有益的能量。你們可以選擇與誰一同工作。有些人只是因為進化出諸多神奇、魔幻的能力,並不一定意味著那個實體在靈性上是進化的。要學會辨別。

你們正生活在一個能量活化的重要時刻。你們所感覺到的,是你們這內在潛能活化和蘇醒的結果。呼嘯的風,顯示著空氣中巨大的激蕩。眾神在此。你們就是眾神。

當你喚醒自己的歷史,你將打開遠古之眼(ancient eyes)。這些是何露斯(Horus)之眼,它用神而不是人類的視野去看。它們看到萬物的連通性與意義,因為遠古之眼能看見許多實相,並連接整個畫面、整個歷史。當你們打開遠古之眼,不僅能連接全部個人歷史,也能連接行星、銀河系和宇宙的歷史。到那時,你們將真正發現你們的神是誰。

【延伸閱讀:穿越時間的使者朝向源頭造物主之旅 

黎明的帶來者~2

〖朝向源頭造物主之旅 〗

人類是一項實驗。人類像其他一切造物一樣,是被設計出來的。很久以前,在這個宇宙中,為了更大的自我探索、自我滿足和自我表達,源頭造物主開始實驗造物。源頭造物主將能量和生命本質
朝向源頭造物主之旅
——它自己的延伸——帶入這個宇宙,並賦予這些延伸以它的天賦。它欣然自由地給予這些能力。有許多其他宇宙和其他設計宇宙的方式;而這個特殊的宇宙被設計為一個自由意志區域,在其中一切都被允許。

源頭造物主對自己的延伸說,“走出去創造,再把一切帶回來給我。”這是一個很簡單的任務,不是嗎?換句話說,源頭造物主的意思是,“我把我自己賦予你們。你們走出去,並可以自由地賦予自己,以便你們在此宇宙中創造的一切能夠理解其本質正是我的特性。”

這些源頭造物主的延伸,我們稱為造物眾神,開始用存在於自身的源頭造物主的能量進行實驗。他們開始創造他們的體系,依次創造了其他體系。每一個繼承體系創造另一個體系,賦予它自己的本質,從而幫助這個宇宙的發展。最終,在其中的一個銀河系,制定了一個共同計畫,決定把地球設計為星際資訊交換中心。一個難以置信的計畫。地球是一個美麗的地方,位於銀河系的邊緣,並且從其他星系很容易到達。它接近許多入口,能量可以通過這些高速公路(入口)穿越空間。

要在地球上創造各個星系的個體表達,有不少曲折。一些造物眾神是遺傳學大師。通過自己的體系,他們能將分子連接在一起,編碼特性分子、頻率、電荷以創造生命。許多有情文明給予自己的DNA,以使自身編碼在地球上得以表現。這些遺傳學大師們設計了各種物種,有人也有動物,方法就是組合各種有情文明貢獻的DNA——以便地球成為資訊交換中心、光之中心。地球計畫是宏偉的。

地球的最初計畫者是光之家族的成員,這些存有事奉光,並與光關聯。光是信息。光之家族創造他們構想的資訊中心;在這個地方,各星系可以貢獻資訊,並能參與和分享他們的知識。地球成為了一個宇宙圖書館,一個難以置信的美麗地方,實驗如何通過頻率和遺傳過程儲存資訊。

在時間結構之外,10萬年可以過得像是在時間結構內的一年。這些造物眾神不存在於你所知的時間裏。數十萬年或一百萬年對他們而言無關緊要。

不同的能量被帶入存在。也許50萬年前地球上就有人類,他們發展了高度發達的文明。我們不是說所謂雷姆利亞(Lemuria)或亞特蘭提斯(Atlantis)文明;對我們來說,那些是現代文明。我們談論的是遠古文明,是埋葬在南極南部大陸冰蓋下的古代文明。

地球生命圖書館的專案最終引發了鬥爭。地球被一些人開採,看起來吸引力太大。在地球早期歷史中,爆發了一些太空戰爭,為了爭奪地球的所有權。你們想過誰擁有地球嗎?這可是一大塊領土。你們以為在太空中地球是無主的嗎?

衝突發生了,地球成為二元性的地方。某些有權為所欲為的造物眾神——因為地球是自由意志區域——前來接管。我們稱之為“侵奪(raiding)”地球。就像華爾街公司侵奪。這些造物眾神大約在300,000年前侵奪地球——這段時期,歷史上來說,你們稱之為人類文明的開端。但這只不過是當今你們教科書上的文明開端而已。實際上,它只是晚期,即現代人類階段的開端。(http://angels-light.org/)

衝突發生時,一些實體在太空戰鬥中贏得了地球領土。這些新領主不想本土物種——人類——知道發生的事。無明(uninformed)的物種更容易被控制。這就是為什麼光是資訊,而黑暗是資訊的缺失。這些實體打敗了光,地球成為他們的領土。這使你們重新認識光的概念,不是嗎?巨大的核輻射與核戰爭,使地球上大部分地方分崩離析。最初的物種,人類造物,經歷了巨大的毀滅而分散。

新的造物眾神,即新領主,也是遺傳學大師。他們懂得如何創造生命,他們佔領地球是有目的的。創造和持有領土的原因眾多,其中之一是萬物皆有意識。

意識持續不斷地溝通。意識能夠振動,或被導致以某種電磁頻率振動。意識的電磁能量可以被影響,以某種方式振動,以創造食物來源。就像你可以不同方式烹飪和食用蘋果一樣,意識可以用不同方式調配和攝取。

一些實體在自身的進化當中發現,當他們創造生命,並通過調製意識形態頻率將意識注入事物中,他們就能餵養自己;他們能夠給自己充電。他們明白了這正是源頭造物主滋養自己的方式。源頭造物主派出其他人來創造意識電磁頻率,作為自己的食物來源。

這個行星的新領主有著不同的口味和偏好。他們用混亂和恐懼滋養自己。這些東西餵養他們,激發他們,而使他們擁有力量。

30萬年前來到這裏的這些新領主是你們聖經、巴比倫與閃族人石板和世界各地的文本都談到的偉大存有。他們來到地球上並且重組本土人類物種。他們重組了你們的DNA,使你們只發射有限頻帶內的頻率,而這個頻率剛好可以餵養他們,提供他們力量。

最初人類是偉大的存有,擁有各種有情文明貢獻的12條DNA。當新領主前來,他們在實驗室工作,創造了另一版本的人類,擁有不同的DNA——兩股,雙螺旋DNA。他們將最初人類的DNA拆解。最初DNA模式仍保留在人類細胞裏,但不起作用;它是拆散的,阻斷的。

人類細胞裏是光編碼絲(light-endcoded filaments),攜帶資訊的輕薄能量細線。當這些細絲協同工作——像光纖維那樣——就形成了你們的DNA螺旋結構。被重組以後,你只有雙螺旋。任何生存不需要的、能讓你獲知資訊的東西都被阻斷了,只留下雙螺旋,將你們鎖定在可控制、可操縱的頻率中。

一個頻率柵欄,有點像電柵欄(電網),放在地球周圍以控制人類的頻率要調製多少、改變多少。然後,由於頻率柵欄的存在,光頻率(即資訊)很難穿透進入。當光頻率能穿透柵欄的時候,卻沒有光可以接收他們。人類的DNA是阻斷的,光編碼絲不再有條理,因此沒有任何東西接收和保持宇宙射線。

你們在故事中的角色是什麼?你們是光之家族成員。你們正在閱讀此書就表明你們是光之家族成員。對於你們中的一些人,這就好像是一場夢。我們在提醒你們內在所知的一切。我們來到這裏,觸發你們的記憶庫——通過光帶給人類啟發,讓你們憶起你是誰,創造自己的實相,而改變這地球的頻率,聲明你們對自己和這片領土的合法所有權。

我們,作為昴宿星人,穿越時間來到——這也許應該被稱為我們的“過去”——代表光的跡象。我們來與你分享一種頻率,你們每個人已同意攜帶這頻率到這星球上,以改變人類的DNA。這是個驚人的故事。絕對可以上頭條,你知道的。

最初計畫者們不想失去領地。你認為他們會輕易放棄嗎?他們呼籲光之家族進入和滲透該項目,一個個化身為人,將光——即攜帶資訊的創造性宇宙射線——帶入那失落的土地。光之家族開始在這裏工作,進入一個缺乏光、缺乏資訊的系統裏。通過改變人類法則,這些宇宙射線開始穿透人類身體,一個又一個,一群又一群。歷經世代,卻只有少量資訊頻率被帶入地球。有時會爆發巨大的戰爭,為了將那總是期待表達的光或資訊阻隔在外。最初計畫者們知道,按照宇宙法則來說,這是他們自己的課程,去學習允許、理解制定這個項目的造物眾神。

最初計畫者們開始插入他們自己的計畫版本,就設定在地球頻率發生改變的時間點,此時如果其主人們不改變自己的頻率,就會死亡。情緒是一種食物來源。有些人以愛為食,而最初計畫者打算將地球頻率轉變為愛。地球現領主的食物——恐懼、焦慮、混亂、饑餓、沮喪必然移除。猜猜誰在移除這個食物的來源?就是你!作為光之家族成員,你們是叛逆者。你們是系統破壞者,在這裏超越自己的恐懼,向地球上其他人展示,沒有理由恐懼任何東西。你們喜歡進入系統,製造麻煩。你們遠近聞名,你們是光之家族的分支。你們以進入實相系統並改變頻率,並因此帶來資訊而著稱。作為光之家族的成員,勸說人們改宗叛教不是你們的任務。你們進入系統,扮演“容器”;你們接收創造性的宇宙射線進入身體,你們身為人類所佔據的身體。你們偽裝成人類,准許一個過程發生。

你們是被編碼的,隨著記憶的復蘇,你們將回應來到這裏改變頻率的計畫。你們將開始持有、保持、維持一個確定的頻率,然後連線它(line it)。頻率的身份特性,是你們身體、心智、情感和靈性體以電子脈衝的方式播送的頻率總和。當你活出自己的頻率,就會影響每一個人,每一個你所處的地方。那就是你們現在正在做的。有許多人已經理解他們的使命,還有那些人記憶剛開始復蘇。改變影響人類的頻率調製,必然需要你們重塑(rebundling)DNA和光編碼絲。在這個時代計畫是龐大的。地球正在用自己的方式幫助宇宙進化。地球是舞臺:是熱點區域。它是計畫開始發展的地方,而地球上所發生的將會影響很多、很多世界。

作為光之家族成員,你們多次同意來到地球——身披不同外表,身處不同體系——學習技巧,理解特性,並且得到訓練。你們需要體驗地球生活並準備好自己,當頻率轉換開始時,你們大量化身為人,將計畫付諸行動。各處光之家族也開始聯合。你們必須求同存異,聚焦於共同點,而不是相異處。作為光之家族成員,你們平和地給地球轉變帶來資訊,並激勵自身成長。你們這樣做,為了自己的成長,也為了影響這顆星球的成長。

你們的DNA將從雙螺旋進化到12螺旋。這些12螺旋對應於能量中心、或體內和體外的脈輪。地球有上百萬人身負這一使命,而你們同意攜帶頻率來完成它。你們中的少數人正變得完美無缺,並且這少數人正在影響其他人。不久,你們將更加清晰關於你們是誰和你們的使命是什麼。

這個過程對參與者來說,是難以置信的進化飛躍,並在接下來的20年內加速發生。有些人已經收到12股DNA重組,12股螺旋。這12股螺旋形的DNA在身體內外互相影響。這12股的連接意味著十二個能量或資訊中心能夠開始運轉並互相傳送資訊。一般,這些中心七個位於身體內,五個位於身體以外。它們通常被稱為脈輪中心,並與你們現在所知太陽系內12個旋轉天體相連接——12個振動中的天體,如同你們在3D中認識的那樣。這12個天體帶著資訊旋轉:他們同脈輪系統一起旋轉,直至宇宙盡頭,它們與你們體內旋轉的DNA一起旋轉。

當人類DNA開始重塑為12股螺旋系統時,這個資訊開始起作用,將會有不可思議的力量。個體們,僅僅是聚集在一起,共同意願他們想要的——共同成為全宇宙能量的心靈容器——就能改變整個宇宙的面貌。我們把你們DNA重組的過程稱為一個突變(mutation)。一旦你們,作為光之家族的成員,能夠將突變帶入體內,就能整合12個資訊中心。你們將開始理解,是你們創造了自己的體驗,並將學會成為意識創造者。更有甚者,你們有意識的記起關於你們是誰。

隨著你們的第10、11、12脈輪的開啟,許多在地球外的能量就會在生活中顯現。隨著你們越來越能持有更高頻率,這些能量將會發生在地球上。第10脈輪連接太陽系,11脈輪連接銀河系,12脈輪連接宇宙中的一個地方。當你們持有這些頻率,所能帶來的資訊將會震驚世界。將會有身份和文化的融合,許多“新世界秩序”注入,而且會有很多混亂和迷惑。作為光之家族成員,你們只需觀察,明白混亂和迷惑是了來打破系統,使其得以用光重建。作為光之家族成員,你們能理解進化正在發生,而那些能處理變化頻率的人將會進化。這時的地球是一個激動人心的地方。這是一個好計畫,不是嗎?

【延伸閱讀: 穿越時間的使者你們的神是誰